第83节(1/2)

百度搜索“知轩藏书SU74”或直接收藏“www.su74.com”,打造你的书库!

    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,李如男还是准备下了一桌子酒菜,拉着李天盛坐下了。

    四人坐下,却皆是无话。李天盛端起了酒盏,自顾自饮了,放下酒盏便道:“墨书,有什么想问的你便问吧。”

    李天盛是聪明人,这点齐墨书早就知道,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替李天盛又斟了一盏酒,怯怯地说:“岳父,小婿想知道,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让岳父大人您放弃了复仇之事。”

    李天盛闭眼叹了口气,神态中已然有了些许无奈之意:“放弃?我也不想放弃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岳父知道仇人是谁对不对?”齐墨书接过李天盛的话尾巴。

    李天盛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齐墨书继续道:“他们身份高贵,权势强盛,万万不是咱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能开罪的起的,所以岳父才不得不放弃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天盛沉默了去,如坐针毡一般的李如男站起来道:“爹,真的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李天盛望了望女儿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再逼师傅了。”死一般的寂静中,宁则风站了起来,他心疼地望了望李天盛和李如男,又表情复杂的看了看齐墨书,继而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个小木盒。

    他将木盒递给了李如男,李如男接过木盒,二话不说将它打开了,却见木盒里面躺着块有些褶皱,却绣工精良的布角。

    李如男将那块巴掌大的布角捧在掌心,不解地问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当年从和煦手中找到的一块碎布。”宁则风道。

    齐墨书忙走到李如男身边,和她一起看着那块布角。李如男细细将其端详了几遍,道:“看着有些眼熟,感觉在哪里见过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?”齐墨书将布角拿在自己手里看了又看,总算看出来了点猫腻。

    “魏明彦?”他吃惊地看向宁则风。

    宁则风赞许一笑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凶手是魏明彦?”李如男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宁则风连忙解释道:“不,不是魏明彦,当年的魏明彦还没坐上他现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李如男却仍是一脸惊诧,齐墨书微微思索了片刻,道:“那……是玄火司?”

    虽是疑问的口气,但他的神情已然已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玄火司。”宁则风重新坐回凳子上,徐徐道:“一切都如墨书猜测的那样,我与师傅查了数年,待确切知晓当年动手之人是玄火司的人时,便放弃了。因为,这个仇,我们注定是没有办法去报的。”

    玄火司,这个比三法司职权更大更广的机构,一直令老百姓谈虎色变的存在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天盛会放弃,怪不得宁则风明明查出来了线索却不肯告诉李如男。这个仇家,实在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你便将所有的往事都告诉我们吧。”不管能否报仇,齐墨书都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一直在沉默着的李天盛又是叹了口气,他本来想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,带到棺材里去的,可是,只怕不行呵。

    他缓缓抬起双眼,望着远方,陷入深深的回忆当中:“哎。那年,一京中人氏找上我,让我走一趟镖。他给的镖资很丰厚,我当时虽嫌灵洲路途遥远,但看在镖资的份上,接了这趟活。”

    “出镖前,此人千叮咛万嘱咐,似很是不放心。我本以为他要我运送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,没先到却是一个小盒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盒子?”李如男和齐墨书齐声惊道。

    李天盛转过头来看了他二人一眼:“是,小盒子外面有包裹,花纹很是精致。他一直守着那盒子,直到出镖前才交到了我手上。然而就在要出发前,我隐隐有不详的预感,便临时决定走阴阳镖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阴阳镖?”齐墨书问。

    李如男飞快地解释:“一条明镖,一条暗镖。明镖白日行,暗镖夜里行。一明一暗,以惑敌人。”

    李天盛点点头,眸色越发沉了下去:“然而还没到暗镖出发,便发生了那事……后来,我将盒子打开,赫然发现里面装者的,竟是个用银针封着要穴的婴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婴儿。”李如男与齐墨书再一次齐声发出惊叫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那么一丝丝惊悚。

    齐墨书眼珠儿一转:“岳父!那些人真正的目标并不是金龙镖局,而是那个婴儿?!”

    李如男一脸呆滞,可终归跟上了齐墨书的思路:“也就是说,他们把嫂嫂的孩子当成目标,并将他杀死了?!”

    李天盛用沉默代替了答案。

    李如男大惊失色,几乎都有些站不住了,她张了张嘴,半天才发出声音:“那、那承纪……”

    李天盛沉沉闭住眼睛:“承纪便是当年的那个婴儿,是我迟迟没有交付出手的镖……”说罢,他重重咳嗽起来,猛地喷出一口血水来!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岳父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

精校完本小说,尽在wωW.sU74.cOm